永利贵宾会官网
  • 返回: 头狼

    1761 拉钩钩

        半个小时后,通区“潞河医院”的门诊部里,我左胳膊吊着绷带,右手背上扎着生理盐水倚坐在病床上长叹短嘘。

        小念夏眨巴两只大眼睛望向我发问:“哥哥,你很疼吗?”

        “我要说不疼,你信吗?”我倒抽一口凉气打趣。

        小家伙狡黠的坏笑:“信,你说你不骗我的。”

        我无语的吧唧嘴:“你说你这么点的小玩意儿,从哪来的那么多心眼?”

        “念夏,时间太晚了,你该休息了,咱们先回去吧。”白狼杵在不远处,声音轻柔的催促,从来医院以后,这家伙就在不停的喊念夏回去睡觉,但小丫头固执,一定要看到我确实没事才肯放心。

        小念夏瘪着粉嫩的小嘴,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回去啦哥哥,可能明天我就要回科威特了,有时间你和胖哥哥一起去看我好吗?”

        看到她的样子,我莫名有点不舍,点点脑袋道:“好,等我攒够机票钱就过去,听说去科威特的机票挺贵呢。”

        “你要是真去找我玩,我帮你报销路费。”小家伙昂着小脸,煞有其事的打包票,伸出葱白的小指头:“拉钩钩。”

        “哈哈,好。”我抬起扎着输液针的右手,跟她勾在一起:“拉倒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要变了是小狗。”

        接着,我轻轻抚摸她的脑袋:“小丫蛋儿,下回你可不能那么任性了,想玩想交朋友就告诉你白叔叔,千万别再擅自离家出走,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哥哥这么帅气善良的。”

        “切,不要脸。”小丫头撅了撅嘴巴。

        “走吧。”白狼走过来,牵起念夏的小手。

        两人走到门口时候,小丫头转过脑袋,依依不舍的朝我道别:“哥哥,再见”

        我抿着嘴角,挤出一副笑容说:“再见再见,一定会再见得,我不是答应过嘛,等你去羊城,我介绍几个漂亮姐姐认识,让她们带着你玩。”

        “好”小念夏乖巧的点点脑袋,看着就要哭了,犹豫片刻后,小丫头突然解下来她手腕上的紫色发带,塞到我掌心里,微微翘起的嘴角,露出一抹好似迎春花一般的和煦笑容:“哥哥,这条发带送给你。”

        “我一定好好珍藏。”我重重点头回应。

        白狼侧脖注视我道:“我们回去就放马征走了,至于我兄弟邵鹏会不会主动出来,得看你们表现,我既然有本事抓马征一次,就有本事抓他第二次。”

        “麻烦了白哥。”我重重吐了口浊气。

        白狼宛如万年寒冰一般的脸颊没有丝毫表情的又说了一句:“面子我帮你做到位,放马征走的时候,我会特别告诉他,是看在你的情分上,就这样吧。”

        目送两人消失在病房门口,我叹息一声,半晌没有缓过来神儿。

        虽说跟小丫头满打满算接触了还一到一天,但她的古灵精怪,她的活泼可爱,还有她不输于成年人的高智商和情商,都在我脑海中烙下重重的一笔。

        盯着掌心里,小家伙送给我的紫色发带,我小声呢喃:“小家伙,希望你真的可以健康成长。”

        随后,我借用护士的手机给张星宇去了个电话。

        十多分钟后,张星宇和钱龙风尘仆仆的跑进了门诊部。

        见到我胳膊上的绷带,钱龙眉梢瞬间皱了起来,豁嘴咒骂:“靠,那个逼养的白狼干的?”

        张星宇梭了梭嘴皮,露出一抹不易觉察的狐狸式坏笑。

        “跟白狼没关系。”我摇摇头,斜楞眼睛扫视小胖砸:“你笑啥?”

        胖子慌忙摇头否认:“我没笑啊,你特么出幻觉了吧?”

        出于对这货的理解,我百分之百肯定,他肯定是背着我做过什么,横着眉头道:“放屁,你丫绝对没憋什么好心眼,说!你到底笑啥?”

        “嗡嗡”

        就在这时候,张星宇兜里传来一阵手机震动声,他掏出来看了一眼,随即将电话递给我:“王莽打过来的,你赶紧给他回一个吧,从下午到晚上,他打了不下二三十个,我生怕他过来再把事情搞得越来越乱,所以始终没接。”

        “嗯。”我按下接听键,朝着手机那边的王莽招呼:“喂,莽叔。”

        王莽怒气冲冲的咒骂:“你他妈是死了还是得嘴癌了,自己看看我给你打多少个电话,操!”

        对于他的粗口,我一点火气都没有,心里再明白不过,这老头儿要不是挂念我,根本不会打那么些电话,我笑了笑敷衍:“我出来办事,手机落宾馆里了,对不住啊莽叔。”

        王莽没好气的嘟囔:“你咋不把自己也落宾馆呢?行了,别跟我说废话,你这会儿人搁哪呢,我过去找你,咱们一块跟王者那帮大哥二哥们谈谈。”

        我抽了抽鼻子道:“不用谈了,事儿已经解决了,我遇上个贵人,她一出面,所有问题全都迎刃而解,嘿嘿”

        “解解决了?”王莽顿时一愣:“尽特么跟我扯马篮子,解决了你不知道早点告诉我,害的老子联系了京城不少朋友,光是特么送礼砸出去几十万,操!”

        我乐呵呵的打趣:“叔,我怎么从你语气中听到一点点失落呢。”

        “可不呗,你是谁呀,红透半天边的王朗王大能耐,没给您老办成事,我觉得失落呗。”王莽酸不溜秋的骂咧:“行了,就这样吧,平常老子十点准确睡觉,因为你的破事折腾到现在,我明天回羊城,你回去不?”

        我想了想后说:“我可能暂时还得逗留几天。”

        “爱逗逗爱留留,懒得搭理你,挂了吧!”王莽臭骂一句,直接“啪”一下挂断电话。

        瞅着手机屏幕,我好笑的喃喃:“老家伙这段时间脾气越来越冲了。”

        张星宇没正经的调侃我:“平白无故多个爹,采访一下,您现在是什么心情?”

        我翻着白眼埋汰他:“你应该采访自己,平白无故多个爷,是什么感受。”

        “傻逼!”小胖子骂了我一句,随手从另外一个口袋,掏出他自己响个不停的手机,看了眼号码,接着朝我干咳两声:“我出去打个电话,你俩等会儿昂。”

        我好奇的抻着脖子看向他手机屏,见到是个没存名字的陌生号码,皱着眉头道:“咋地,最近恋爱了啊?总特么偷偷摸摸的打电话?”

        “嗯嗯,待会就回来。”张星宇应付差事的缩了缩脖颈,攥着手机小跑出去。

        钱龙坐在我旁边,皱了皱鼻子囔囔:“别理他,这货一天神神叨叨的,你咋样啊?伤没伤到骨头?”

        “没有,就是皮外伤。”我摇摇头,接着逗他闷子:“我听小胖子说,为了躲避白狼的追杀,你从警局门口撒了泡尿?”

        “何止撒尿,我还脱了裤子搁他们大院里转悠了好几圈呢。”钱龙昂着脑袋,炫耀似的龇着没有大门牙的嘴巴哼哼:“我跟你说,当时我都把那帮警察给吓傻了。”

        “”我无语的吞了口唾沫:“谁特么瞅见这架势都得傻,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见过比钉子还细的家伙式,你是标新立异了,苦了我媚儿媳妇。”

        钱龙歪着脖颈反骂:“你快滚犊子吧,你丫就是羡慕嫉妒恨,羡慕老子有儿砸。”

        听到他提起儿子,我沉默一下,抽了口气道:“皇上,咱儿子咋样了?”

        钱龙立马亢奋不已的回应:“生下来八斤六两,那小眼睛小鼻子简直跟我一模一样,我给我哥发了张照片,我哥兴奋坏了,和我嫂子连夜坐火车赶到了山城,嘿嘿。”

        我深呼吸一口道:“要不要不你退出吧。”

        “我往外哪退呀,再特么退,我就跑病房外面去了。”钱龙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故意跟我装傻,拍了拍脑门,掏出手机翻出来几张照片道:“喏,看看咱儿子,是不是跟爸爸一样英明神武,器宇轩昂。”

        我倒吸一口气道:“有孩子了,别再跟着我瞎蹦?了,咱给孩子生出来,就得对他负责,而且你还欠媚儿一场婚礼,总不能让人就这么无名无分的一直跟着你吧,这次跟三哥家的闺女接触,我突然觉得”

        钱龙打断我的话,拧着眉头道:“啥意思?撵我走是呗,嫌我现在光吃饭不办事了?别跟我五马长枪得瞎哔哔,我意思是等媚儿出了月子,让她带着孩子和我哥嫂一块回老家完事给他们从老家开家小公司什么的”


    本站域名变为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永利贵宾会官网,











    永利贵宾会官网